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心每一天

 
 
 

日志

 
 
关于我

1983年7月参加教育工作至今。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师徒四十年后相聚在北大荒  

2010-07-24 08:1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是值得纪念的日子。2010年7月21日下午,分别四十年的师徒高洪泽和孙德祥在前进农场两双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四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是短暂的,但在人的一生中是漫长的。一个人的一生有几个四十年,从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到六七十的老年人。岁月不堪回首,真情永在心间。看他们的表情十分的激动,令我们在场的人深受感动。

    一个月前,孙德祥叔叔在我的博客空间留言:“7月16日上齐齐哈尔参加齐市知青下乡35周年庆典活动,20号回前进。到时候一定去看望高师傅,请转告他老人家。”我把这一喜讯告诉了爸爸妈妈,他们十分的高兴。爸爸说:“孙德祥高高的个子,很帅气,为人很好,吃苦耐劳。”爸爸今年76岁了,记忆这么好,我都佩服。可见孙德祥叔叔在爸爸心目中的位置了。然后,我又对爱人,两个弟弟及弟妹们说了此事。爱人和弟弟们都说:“一定好好招待这位孙叔叔,看来他是重情重义的人。我们一定让他感受到到这就像到家的感觉,让他们师徒玩的尽兴。”我们计划:带他到洪河保护区转转,寻找一下当年的记忆。然后,开车拉他们到859的东安镇吃顿江鱼。坐坐小船,领略一下俄罗斯乡村的风景。再驱车上抚远边境东方第一哨看看,然后去同江转转,看看赫哲族的风土人情。最后打道回府,品尝一下东北的特色菜:小鸡炖蘑菇,酸菜炖粉条,酱泥鳅等等。饭后回宾馆休息。第二天在场部转转,上粮中和文化宫看看。留个影做纪念。安排就绪后,我就天天上网关注孙叔们的行程。这一个月爸爸都比较兴奋,我每次去他那,他就问我:“他们什么时候上齐市?什么时候到前进?什么时候来洪河呀?”我说:“不急,胡慧兰老师把我的号码告诉孙叔了,来了他给我打电话我们就开车去接。”爸爸说:“那行。”我在网上看到孙叔他们在齐市参加庆典的报道和照片了。告诉爸爸妈妈说:“他来前进了,你们等着吧。”爸爸妈妈说:“有网真好,不出家门什么都知道。”

       18号290农场的爸爸的一个叔伯侄女女婿,就是我的本家姐夫来了。也是四十年中断联系没见面了。我们全家陪着玩了几天。21号姐夫要回290农场,大弟决定开车把他送到同江,然后送他上渡船回家。由于爸爸年龄大了,耳朵背听不清,不明白我们的安排。以为我们全家都坐车上同江送姐夫。于是,就拉着我的手说:“都走了,孙德祥从前进来了怎么办?”我说:“大弟,老弟拉三个孩子去送,顺便玩玩,咱们不去。孙叔来了,让兴华(我爱人)去接。”于是,他才放下手,笑笑说:“这还行。”可见,爸爸想见孙叔的迫切心情了。

      中午吃完午饭,午睡醒来。我爱人说:“高举,爸爸的徒弟怎么还不来啊?”我说:“着什么急啊,人家忙,有安排。”话音刚落,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陌生的电话号码。我预感是孙叔的电话,我捂住话筒对爱人说:“说曹操。曹操就到。”爱人笑了,于是,我一听是南方口音,他说:“是高举吗?我是孙德祥。”我激动的说:“孙叔,你在哪?我们开车接你去。”他说:我们这也有车。”我说:不用,我们去接您。。你告诉我,你在哪里?”他把电话递给了另一个人,那人告诉我,他们在工商局楼上。我说:“一会见,你等着。”放下电话,我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妈妈。并问他爸爸在家吗?她说:“你爸爸以为今天不来了就上老年活动中心打台球去了。”于是,我和爱人开车来到老年活动中心找爸爸。因为我们都不认识孙叔叔,带他去利于辨认。到了老年活动中心,我告诉爸爸:“你的徒弟到前进了,我们开车去接他。”爸爸立刻站起来说:“是吗?”活动中心他的老伙伴们都说:“真行,真好。”爸爸提高嗓门说:“上海知青,上海来的。”他们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我感觉爸爸的腰板也直了,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非常自豪。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上了车 ,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我提醒爱人:“慢点,注意安全。”车在路上奔驰着,雨点打的车窗“啪啪”直响。车开到前进九队地段,直听“噗”的一声,爱人说:“不好,车出毛病了。”他冒雨下车一看,回到驾驶室里说:“不好,车胎扎了,走不了了”这时,窗外的雨像瓢泼一样。爸爸焦急的说:“这么巧,越着急越急,哪怎么办呢?”爱人说:“雨太大了,停一停再下去,十分八分就把轮胎换完了再走。”爸爸坐在车里,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看得出他十分的着急。我看此情景就劝慰他说:“别着急,雨小点,换完车胎就走。”这时,孙叔又来电话说:“高举,你们出来了吗?如果没出来就别出来了,雨这么大。”我说:”出来了,车胎扎了。雨停了,换上轮胎再走,您别着急。”雨稍小一点,爸爸就说:“雨小了,可以换了。”(可以看出爸爸焦急的心情。)爱人也是急性子就下车了。我说:“再等一会,不然衣服都浇湿了。”爱人也没理会就下车换轮胎去了。这时,雨又下大了,我坐在车里看爱人的衣服,裤子都湿了。我叫他上车,他说:“一会就换完了。”又继续忙他的去了。等他换完轮胎上车。头,衣服,裤子全都湿透了。看着他这样子,我和爸爸都心疼了。他说:“没事。”用毛巾擦擦头,又继续开车往前进去。本来15分钟的路程,我们开了一个多小时。(包括等雨停和换轮胎的时间。)

       来到工商局楼下的家属楼,甘桂花来接我们。原来孙叔在她爸家,我和甘桂花是初中的同学,她是甘子祥的女儿。上了楼,爸爸还没来得及脱鞋就急切地伸出手喊起来:“孙德祥。”孙叔也急切地来到门口,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四十年啊!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们的心情。四十年既是短暂的,又是漫长的。这里面包含着多少的酸甜苦辣,有谁能知晓呢?虽然我和孙叔没见过面,但我们都在彼此的博客空间里见过照片,所以一见如故,没有一点陌生感。师徒坐定后,彼此都在夸赞对方。孙叔说:“你身体还那么健康,还是老样子。”爸爸说:“孙,你还是那么年轻,没有变。”唠了一会嗑后,孙叔说:“高举,我们好多知青都想打听一个人,在畜牧,会箾猪,挺大个个子。你爸知道吗?”还没等我说话,爸爸说:“蒋龙源,贵州的。”甘叔说:“回老家了。”我非常惊奇地对孙叔说:“你在留言中让我帮你打听一下这个人,我问爸爸妈妈。他们想了好半天也没想起来。今天我爸看到你就脱口而出了。真奇怪,你的到来打开了他记忆的闸门,神了!”

        坐了一会,大弟,老弟及我们三家的三个孩子从同江送亲戚回来了,在楼下等着呢。(事先我们用手机联系过。)我们就和孙叔,甘叔,拉上跳舞的杨阿姨(参加齐市庆典的舞蹈演员。)一同回到洪河农场。孙叔想见前锋的吴关启叔叔,怕耽误时间,我爱人就让老弟和弟妹去前锋接他。爱人和大弟拉着爸爸,孙叔,甘叔,杨阿姨上文化宫和粮中以及场区转转,留个影。大弟妹去饭店定餐,尽一下地主之谊。我去把妈妈接来。他们转完,人到齐了就聚餐。天色暗下来了,大家也都聚齐了。团圆饭开始了,大家畅所欲言,开心极了。席间,爸爸和孙叔回忆起了一桩桩往事。四十多年前,他们师徒为了北大荒的建设,建窑,脱坯,烧砖。不仅满足了连队的使用,而且还运到前进场部支援建设。这真是为农场的建设添砖又加瓦,他们师徒只是千千万万北大荒建设者的缩影。爸爸自豪的说:“孙德祥这个徒弟来看我,我十分的高兴,欢迎你们常回来看看。你们知青能吃苦,要强,积极上进,好样的!”孙叔说:“我已经回北大荒两次了,不知道师傅全家还在北大荒,以为回原籍了。看到师傅身体这么健康非常高兴。就希望你们子女有机会领着师傅老两口去上海玩玩,趁着腿脚利索,多出去走走,逛逛。”听了他们的对话,我感慨万千。北大荒真是神奇的土地,引得无数好儿女来到这里。四十年前开发建设它,四十年后团聚祝福它。四十年的情谊溢于言表,四十年的风雨难以忘怀。正如杨阿姨说的那样:“北大荒我们说不上是恨,还是爱。你说恨它,全国有那么多好地方我们不去,千里迢迢来看它;你说爱它,那时条件这么艰苦,我们把青春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了它。说不上是恨还是爱。”我的思绪被一阵阵的欢笑声,祝福声又拉了回来。这时,弟弟代表妈妈讲几句话:“这里是你们的第二故乡,这里有你们的亲人,欢迎你们常回来看看你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我接过话说:“感谢您们来看我的爸爸,妈妈,我们北大荒二代和知青有着特殊的感情,我们的启蒙老师都是知青。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您们回去时一定向他们问好,欢迎他们常回来看看。”爱人被眼前的场景打动了,深情的说:“我虽然没经历过这些,但被这种真情打动着,你们北大荒第一代开拓者为了北大荒的开发建设付出了青春和热血,这里的土地不会忘记您们,这里的父老乡亲更不会忘记您们的,欢迎您们常回家看看。”(我偷偷摸摸他的衣服,裤子都干了。说实话,他真的被这种师徒的情谊打动着,感染着。)聚餐在一派祥和,祝福中结束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家都依依不舍的互相道别。让我们共同祝福师徒二人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友谊之树万年青!由于孙叔他们的行程安排的很紧,没有按预期的方案尽我们地主之谊。感觉有些遗憾,没有尽兴。但孙叔说:“我们预计明年京,津,沪,哈知青组织一台文艺演出来慰问这里的父老乡亲,展示一下我们知青的风采。”我们感到十分的高兴,期待这一天的早日到来,让他们师徒再次相会!(道别之后,我和爱人把孙叔和甘叔以及杨阿姨安全的送回到前进农场场部。两个弟弟也把吴叔安全的送回前锋农场场部。)这难得的聚会,一定在他们师徒二人的心里留下美好的回忆!(本人才疏学浅,只是被他们师徒的情谊感染着。所以把场景再现,真情流露的过程写出来,和大家分享这幸福的时刻。文章像流水账,敬请各位原谅。)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